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首页 NEWS 头条 查看内容

肖风最新思考:区块链是人类数字化迁徙重要工具,未来万亿美元公司会是常态 ... ...

恋上财经 2020-6-6 16:44

来源: 晨哨并购(微信公众号)

原文标题:《万向控股肖风:2020年之后的全球化叫做“数字化迁徙”

2020年初,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人们的生活,对商业活动产生了巨大影响。在这场疫情中,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数字经济为人们在特殊时期的生活提供了强有力的缓冲,同时也为经济发展提供了一些新机遇。新机遇正在孕育,谁率先转变,谁就抓住了新一轮战略机遇期。

5月28日上午,在晨哨集团主办的“第七届全球投资并购峰会”的“寻找下一场全球化”专题会议上,万向控股公司副董事长肖风博士发表了题为《新一轮数字经济变革带来的时代机遇》的演讲,他认为,疫情带来的数字化变革使新一轮全球化向前推进了3-5年,而这一场全球化将给社会经济带来方方面面的改变,“所有的商业都必将被重做一遍,所有的商业都值得重做一次”。

微信图片_20200606164047万向控股公司副董事长 肖风

5月28-30日,主题为“经济全球化的十字路口——资本、产业、数据如何流动”的第七届全球投资并购峰会暨第六届金哨奖颁奖典礼在上海虹桥基金小镇成功举办。本次会议由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政府指导、晨哨集团主办、上海虹桥基金小镇联合主办。共有200多位企业家和投资家现场头脑激荡,新全球化、新产业、新资本、新招商成为热门议题。

嘉宾介绍:

万向控股公司副董事长肖风博士,有近30年的证券从业经历和资产管理经验。历任中国人民银行深圳经济特区分行证券管理处副处长,深圳市证券管理办公室处长,证管办副主任,博时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总裁等职务。现任中国万向控股有限公司副董事长兼执行董事,万向区块链实验室创始人,以及中国规模最大的区块链投资基金——分布式资本的合伙人。

 

金句摘要

 
1、全球化分为2020年之前和2020年之后。这个分水岭本来可能会晚几年到来,但是疫情把它猛地往前推进了3年甚至5年。

2、2020年之后的全球化,叫做“数字化迁徙”,已经不是物理结构上的重新摆布,而是从物理世界走向数字世界。在数字世界里,第一没有国界,第二跨时空,那才是真正的全球化。

3、2020年可以看做是上一场全球化结束的开始,2020年之后可以看做是下一场全球化开始的结束。

4、如果可以在家办公,公司会在乎这个员工在哪待着吗?这个时候,员工在上海、纽约、旧金山或者班加罗尔是一样的。如果是这样,公司就不需要为这个员工办美国工作签证,那公司和员工的劳动关系就变了。于是,零工经济就获得了发展的土壤。

5、数字化对公司的组织管理、控制系统也带来巨大的冲击,原来控制、支配这些纵向的管理系统,在公司里变得不是那么重要,而横向的协同系统可能变成公司最重要的一个管理架构。所以现在,KPI管理走向了OKR管理。

6、过去20年,用化学方法来研发药物完全停滞。过去20年所有的新药都不是用化学方法做出来的,都是用生物方法。10亿美元10年时间砸在化学方法上,边际效益递减,出不来东西。

7、汽车制造也一样,奔驰、宝马100多年来遵循着牛顿物理学的原理,做出汽车里最有价值的马达。在最近的20年,即使投几十亿美元,继续优化马达的能效,也只能让它提升1%,但这对于用户来说无法感知。

8、物联网把设备联在一起,这两个网使得人类社会第一次有机会以很低的成本收集海量的数据。没有互联网、物联网,数据无法收集,或者不能以商业上可行的成本收集。

9、就数据而言,目前只有互联网公司真正用到我们的行为数据,其他的数据都还没有开始大规模使用。所以这个市场未来的前景比现在大好多倍。

10、所有的商业都值得被重做一次。数字化时代出现了万亿美元市值的公司,为什么不值得被重做一遍?在工业经济时代,最高市值公司通用电气曾经达到近6000亿美元,后来不行了。为什么?因为数字化时代的公司边际成本是零,但是任何一个工业公司加工一个物理结构的物品时,边际成本都不可能是零。在边际成本为零的经济体里面,万亿美元市值将来会是常态。

 

以下是肖风演讲全文的分享:

 

感谢晨哨给我这个机会来跟大家做分享。我的分享基本上可以看成是王忠民理事长演讲的注解,我非常同意他讲的数字化底层逻辑的改变。

紧扣云帆总给我的主题——新一轮数字经济变革带来的时代机遇。我把2020年看成是全球化的一个分水岭,全球化分为2020年之前和2020年之后。这个分水岭本来可能会晚几年到来,但是疫情把它猛地往前推进了3年甚至5年。

 

2020——全球化的分水岭

 

2020年之前,全球化是产业链的全球化。我看过一本书讲集装箱是如何改变世界的,集装箱使成本大幅下降以后,产业链在物理上的布局就被打破了,所以没有必要将全部产业集中在一个城市或一个国家,完全可以像苹果手机一样全球生产零部件,甚至零部件在一个国家生产一半以后,通过集装箱运输到另一个国家接着加工完,最终运输到一个地方组装成iPhone。在成本上完全没有问题,它是物理上的全球化,依据成本效益的原则,让产业链在全球重新布置。

2020年之后的全球化,叫做“数字化迁徙”,已经不是物理结构上的重新摆布,而是从物理世界走向数字世界。在数字世界里,第一没有国界,第二跨时空,那才是真正的全球化。

在2020年之前的全球化里,很多人得到了益处,包括中国。但确实也有全球化的受害者,受害者是什么人呢?美国或其他发达国家的中产阶级、产业工人。因为中产阶级、工人是不可全球化的,经济学叫“不可贸易品”。不可能说产业从美国搬到中国来,美国工人也跟到中国来上班挣钱。华尔街那些跨国公司确实享受到全球化巨大的好处,我们这些发展中国家也确实享受了上一场全球化带来的巨大的好处,很多人也确实受到了损害。

但是数字空间里,不可贸易品变得可贸易了。所以第二场全球化是非常值得期待的。

我们从物理空间的重新摆布,迁徙到到数字空间,或许能解决上一场全球化带来的弊端。其实我们现在已经有了不可贸易品变得可贸易的例子,比如现在小孩在网上学英语,老师在美国或英国,因为有互联网,有数字化的工具、技术,上网课、学英语,老师不需要到中国来。这就是弥补了上一场全球化的缺陷。

所以我坚信,2020年之后,被疫情猛烈推动的第二场全球化,一定会给世界带来一个更美好的未来。

第一场全球化有个著名的口号叫“世界是平的”,这是物理概念;第二场全球化也有个著名的口号,叫做“穿越平行宇宙”,这里的平行宇宙指的是我们所生存的物理地球之外的数字地球、数字世界,跟我们是平行的关系。这应该会是未来10年、20年响彻云霄的一个口号。

所以,2020年可以看做是上一场全球化结束的开始,2020年之后可以看做是下一场全球化开始的结束。上一场全球化我们已经看到了,因为某些弊端,现在要“去全球化”。

自从有了互联网,人类一直在进行数字化迁徙。1996年,MIT教授尼葛洛庞帝出的那本《数字化生存》,基本上可以看作是吹响了人类数字化迁徙的号角。走到今天,其实开始的阶段已经结束了,这艘发现数字大陆的船靠岸了,已经进入主流。这是我的第一个看法。

接下来我们可以从两个角度、两个现象来看,为什么说全球化2.0,或者2020年以后的全球化已经是开始的结束?比如,这次疫情期间,很多公司都宣布员工永久在家办公的政策。推特宣布过,代表了硅谷,高盛也宣布了自己一半以上员工在家办公的政策。所以不管是硅谷的高技术公司还是华尔街的金融机构都在实行这个政策。

 

组织的数字化

 

今年3月底,我跟国内一个估值千亿美元公司的高管开视频会议,他告诉我他已经在家待了两个月。在过去3个月时间,我至少问过三个中国千亿美元估值互联网公司的高管,他们在家办公,有没有影响生产效率?三个人都说,第一,没有影响,第二,效率提高了。也有道理,马云之前说要“996”,被人骂得一塌糊涂,但现在在家办公,成了“997”,甚至是24小时都在工作,效率能低吗?这就是疫情把可能5年后发生的事情往前推了,你会发现,组织的数字化速度因为疫情的影响发生巨大的改变。

如果可以在家办公,公司会在乎这个员工在哪待着吗?这个时候,员工在上海、纽约、旧金山或者班加罗尔是一样的。如果是这样,公司就不需要为这个员工办美国工作签证,那公司和员工的劳动关系就变了。于是,零工经济就获得了发展的土壤。

我最近看了一篇文章,里面总结了零工经济的15种模式,零工经济在数字化的土壤上增长会非常快,雇员和公司的关系会发生很大变化,物理空间完全不重要。前面讲到,上一场全球化最大的受害者就是人、劳动力,因为人不可贸易,不可能把美国人搬到中国来上班,但是有了这些之后就可贸易了,在这方面就显得很公平。

另外,数字化对公司的组织管理、控制系统也带来巨大的冲击,原来控制、支配这些纵向的管理系统,在公司里变得不是那么重要,而横向的协同系统可能变成公司最重要的一个管理架构。所以现在,KPI管理走向了OKR管理。KPI管理是纵向的支配和控制系统下我们的关键业绩考核,OKR是横向对齐。大家在不同的时空共同做一件事情,要透明、要把目标对齐,所以要用到OKR的工具。新一代公司都在推OKR,这方面Google做得最好,国内OKR做的最好的是字节跳动,他很早就引入这套系统,确实也反映了字节跳动这家公司的生命力,后来成为发展速度最快的一家互联网公司。

当初我们介绍欧美发达国家的时候,形容美国是一个车轮上的国家,那是美国工业化的结果,工业化给美国社会带来巨大的改变,整个国家在车轮上。现在数字化时代到来,组织变成“线上的组织”,这也是非常大的变化,一个新的趋势。评价数字世界带来多少变化,就看线上化程度,当公司真正成为线上化组织的时候,组织的数字化可能就接近于完成了。这是一方面,另外从组织的管理、架构、员工、运行方式来看,实际上数字化已经开始了。

 

商业的数字化

 

从商业角度来看,刚才王忠民理事长提到一个词,“边际效应递减”。我们可以肯定地说,经过200多年工业革命的改造,任何商业都已经进入边际效应递减的阶段。

杨振宁院士当时反对国家投上千亿元建大型对撞机,他认为现代物理学早就进入了停滞的阶段,没有必要花千亿元造这个边际效应递减的东西,好在他反对成功。因为一千亿元投入大型对撞机一定会有挤出效应,国家不可能无限制向科研供应资金,那就要在别的地方省下来,所以最后可能不仅仅是浪费一千亿,也会浪费很多方向的研究,很多战略的问题。

化学又怎么样呢?化学一样也处于停滞的阶段。过去20年,用化学方法来研发药物完全停滞。我请教过一家医疗公司的CEO,他说,过去20年所有的新药都不是用化学方法做出来的,都是用生物方法。10亿美元10年时间砸在化学方法上,边际效益递减,出不来东西。

汽车制造也一样,奔驰、宝马100多年来遵循着牛顿物理学的原理,做出汽车里最有价值的马达。在最近的20年,即使投几十亿美元,继续优化马达的能效,也只能让它提升1%,但这对于用户来说无法感知。所以如果你继续沿着这条路走下去,继续研发马达,提升能效比,这条路是走不通的。

汽车行业面临一场很大的革命,硅谷一个软件工程师跑出来:汽车为什么一定要用马达?于是电动车诞生了。电动车的发明就是一场软件重新定义汽车的过程。你只有宣布马达不要了,才有可能重新去造新的车。如果大家稍微看一下奔驰、宝马、大众、福特或者是通用汽车的年报,会发现每家汽车公司每年的研发费用都是百亿美元级。可是,汽车马达真的每年都有很大的改进吗?非常小。无人驾驶汽车诞生之后,决定汽车跑不跑、拐不拐弯、减速还是加速的是数据。那些毫米波雷达收集的数据,最后告诉这台车该不该开,慢还是快,拐弯还是不拐弯。软件重新定义汽车,数据驱动汽车并成为这个车里最有价值的东西,而不再是物理学的架构。

传统车零部件有三万多个,电动车零部件只有三千多个,所以车已经不是物理架构上的事情了,是软件的事情,数据的事情,商业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随着5G、6G的发展,越来越多不可贸易品会变得可贸易。

在数字化技术的帮助下,劳动力从此可以贸易,员工不需要从美国搬到中国,虽然产业转移到中国来。然后是教育,互联网英语教学已经把不可贸易的东西变成可贸易。体育行业,VR眼镜的发展将使现在价值10亿美元的球队升值到100亿美元,因为观众在家看球跟在现场一样,现场最多能卖8万张球票,这8万张球票里位置好的少之又少。但是有了VR眼镜,坐在客厅仍然可以享受在现场最佳位置的观感,那个时候或许可以卖一亿张门票,每张100美元。所以5G、6G、VR、AR的发展让你在客厅就有能有在现场的感觉,那么经常打入欧洲杯、世界杯决赛的球队,值10亿还是100亿美元?我觉得值100亿美元,因为他们可以赚更多的钱,数字化使边界完全被打开了。

商业的数字化已经在发生,而且必然要发生,因为工业革命、物理学、化学的方法已经不可回避地走到边际效应递减的阶段。

 

数字化迁徙的工具

 

这样一场数字化迁徙需要很多工具来帮助我们。5G是肯定的,ICT技术(Information and Communication Technology,即信息和通信技术)是整个数字化迁徙最基本的东西。我曾经看过一本书,讲述美国信息通信技术发展的过程,看完这本书得到一个结论,美国产业发展是完全跟通信技术以及后来的信息通信技术发展同步的,铁路的发展跟电报系统是同步的。因为要让铁路安全、高效地运行,没有通信系统很难调度。从铁路的电报系统到电话系统到无线电系统,一步一步走到ICT,信息技术和通信技术结合,美国都是领先的。反过来可以理解到5G的时候为什么美国会这么敏感。

因此数字化迁徙的工具,总的来说其实是围绕着AI来的。互联网我们可以看成是把人连在一块了,通过手机。物联网会把设备联在一起,设备联在一起的数量级比人联在一起大很多倍,可能有上千亿台设备需要联网。

前天我们万向区块链和旗下一家物联网模组公司同紫光展锐签了合作协议,紫光展锐和我们一起做区块链、物联网、芯片、模组,我们致力在这方面探索。物联网把设备联在一起,这两个网使得人类社会第一次有机会以很低的成本收集海量的数据。没有互联网、物联网,数据无法收集,或者不能以商业上可行的成本收集。从AI角度讲叫“算据”,数据、算法、算力,把数据改成算据,算据、算法、算力放在一起,互联网和物联网两个提供算据。区块链在里面什么作用呢?

区块链是一个数字化的信任机制,由于它的不可撤销、不可删除、不可修改的特性,当我们把这些数据搬到区块链上,这些数据就成了不能被篡改的。

云计算也是整个数字化迁徙当中非常重要的工具,最后是人工智能,也是非常重要。数字化的这些工具,每个方向对于投资者来说都有很大的机会。

就数据而言,目前只有互联网公司真正用到我们的行为数据,其他的数据都还没有开始大规模使用。所以这个市场未来的前景比现在大好多倍。

这就是最后的结论:第一,从物理世界迁徙到数字世界,所有的商业都必将被重做一遍。原因就是工业革命已经走到了边际效应递减的程度,必须得商量,必须得思考。

第二,所有的商业都值得被重做一次。数字化时代出现了万亿美元市值的公司,为什么不值得被重做一遍?在工业经济时代,最高市值公司通用电气曾经达到近6000亿美元,后来不行了。为什么?因为数字化时代的公司边际成本是零,但是任何一个工业公司加工一个物理结构的物品时,边际成本都不可能是零。在边际成本为零的经济体里面,万亿美元市值将来会是常态。

这就是我今天的演讲,谢谢!

@特别声明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恋上财经」立场,且不构成投资建议,请谨慎对待;
内容声明:本文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恋上财经」立场;
版权声明:「恋上财经」充分尊重原创,如有侵权,请联系客服删除。
原作者: [db:作者] 来自: [db:来源]
分享到
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相关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推荐阅读